全域視野下的文化遺產保護與利用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www.ctlrjp.tw 2018/8/22 6:51:17 來源: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字體: 打印本頁

    對省市全域范圍內的遺產進行整體評估,構建更完整全面的遺產體系,與其他規劃進行多規合一的協調,推動遺產進行全域范圍內的更有成效的資源統籌,成為當下城鄉遺產保護不可回避的重要方向。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副總規劃師、遺產中心主任霍曉衛博士以同衡近年來在浙江、海南、晉江、廣東等地的實踐案例與思考為基礎,分層解讀省市全域遺產保護的工作目標和方法。

    大家好,很高興跟大家分享《全域視野下的遺產保護與利用》。首先介紹一下“全域”的概念,它實際上是以一個城市或者一個省份的行政管轄范圍作為規劃編制范圍。表面上看,行政范圍是由一個時代的國家中央政府來提供劃分的,但從我國來看,歷史上行政邊界的劃定,實際是經過了很長時間的層層變遷,大都是根據山川形變或者犬牙交錯的原則來進行劃定。所以,行政范圍本身具有延續性和傳承性,同時它也是形成、醞釀和發展一種地域文化類型的基礎條件。我今天講的這個主題就是關于市域或者省域范圍內的整體的文化遺產進行保護與利用的一些研究,以及一些相關案例分享。

    01 歷史城鎮與文化遺產之間的聯系
    從城市規劃的角度來說,歷史城鎮本身是一個基本規劃編制單位,但是歷史城鎮也有文化遺產的屬性,它是一類特殊的文化遺產,是聚落遺產的一種類型。所以我們要對歷史城鎮與文化遺產這兩者之間的關系有基本的認知。
    第一,城鎮是人類發展歷史上最重要的文化現象與文化載體。任何城鎮,無論我們今天說它建的好,或者不是那么理想,它都是那一時期很多代人的心智和體力的凝結,是一種文化現象與文化載體。
    第二,歷史城鎮是文化遺產最為集聚的地區,本身具有復合的遺產屬性特征。從歷史城鎮的分布可以看到它所帶來的人類的文化足跡以及這些足跡所反映的特點——文化遺產可以呈現出一個非常廣泛的分布,也會有一些聚居性的集中。而歷史城鎮又不單單是城墻圍城的,它與周邊的自然、人文環境都有著非常緊密的關聯。
    第三,經濟社會的變遷引發新的城鎮發展現象以及新的文化遺產類型,二者往往緊密相關。在上世紀60年代,一些西方城市也做了舊城更新,但大的思路原則就是把以前城市里的傳統的老房子全部推倒重建現代主義風格的新建筑。也就在那個時候,西方的一些規劃學者以及遺產保護專家開始反思,成片的歷史肌理、歷史地區是不是也應該作為遺產來認識?可以說,把成片的歷史地區當成文化遺產來看,是城市發展非常重要的一個思路轉換。
    總的來說,城市的發展也是文化的累積,在城鄉規劃中貫徹遺產觀,對于塑造高質量的城鄉建設是非常有貢獻和作用的。文化遺產是城鄉規劃的創作源泉,是認知老城區價值特色的一個重要視角,是勾勒以及梳理城鄉特色空間環境的結構。
    再回到今天的主題上,我主要從以下三個方面來介紹:
    (1)全域遺產保護利用的現實訴求,從城鄉的角度來說,在有了方方面面的訴求之后,我們必須面對“在當前的歷史時代,怎樣去進行更有利的、也更有效的文化遺產保護和利用?”的問題;
    (2)全域遺產保護和利用已經形成了的一些對應的技術準備;
    (3)結合我們參與的、或者我們比較了解的四個案例給大家做分析講解。

    02 全域遺產保護利用的現實訴求
    2.1 遺產分布在全域內,即便是名城的歷史城區,街區內遺存數量絕對占比也非常小
比如,昆明的歷史文化街區及文物保護單位的比例只有百分之十幾,而北京作為歷史文化名城也僅僅占到22%。另外,我們還統計了中國40個縣級歷史文化名城,僅有20%的各級不可移動文物位于歷史城區及歷史文化街區。在2017年名城大檢查的132座名城中,其中114座名城中街區內文物數量占市域文物總數比例的中位值為5.30%。
    2.2 全域內的文化遺產的類型與價值,中心城區無法全面覆蓋
    以西北的歷史文化名城銀川為例,下圖中右側中間的藍點是銀川歷史城區的范圍,除了這個歷史城區范圍之外,它的周圍還分布著一些非常重要的體系性的文化遺產,包括西北方向的西夏王陵、人工渠溪體系、邊防文化線路、軍事防御相關的遺存以及新舊寧夏八景等。
    歷史城區的遺存很重要,但是它與市域的遺存不一樣,它們是互相補充、各有重要性的兩個體系,它們整體的遺存體系以及對應的價值才共同構成了銀川這樣一個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
    2.3 中心城區與郊區的遺產保護所面臨的威脅不同
    中心城區面臨的威脅有以下幾點:保護與城市發展之間存在矛盾;大拆大建、拆真建假;不合理的占用和利用;基礎設施需要改善等。但總的來說都是過于積極建設和保護不當所導致的威脅。
    同時,中心城區面臨的威脅還有規劃管理不當。我們國家在規劃管理方面對于歷史文化遺存的協調和一些針對性的技術研究不足,使得歷史文化街區里面要么是沒辦法進行基礎設施的整修,要么就是提升了歷史文化街區的基礎設施的產業水平卻導致歷史街區受到傷害。
    而郊區面臨的威脅往往是一些文化遺存被忽視以及無從利用,主要體現在“低級別遺存位于保護盲區”、“年久失修、修繕養護不到位”、“亟需環境整治”以及“展示利用不足”等方面。
    對于郊區來說,大量低級的遺存位于非常廣泛的區域。從城鄉規劃的角度來看,由于沒有做過整體保護的梳理,沒有整體的策略,且沒有在全域層面上認識到這些遺存的整體價值,所以有限的規劃管理或者保護管理的人員,沒有辦法進行全面的監管,導致有很多低級類的遺存因為農村居民點的建設、農田的平整等等原因被忽視、廢棄和破壞。
    2.4 國野一體、跨城鄉、跨行政區劃的大尺度、整體性遺產類型與分布
    我們國家在非常長的歷史時段所建立起來的“國野一體、跨城鄉、跨行政區劃”這樣一個大的行政管理,以及文化的交流、交融、互動,遺留到今天形成了非常多的大尺度的、整體性的遺產類型與分布。以順天府來說,它的管轄是以都城為中心,脈轄共同形成24個州縣的整體的行政管理。
    不同級別的城市之間會在功能構成上存在分工,它們會進行文化、經濟、行政管理等各種交流活動,遺留到今天就會形成大量的、豐富的遺產類型。比如《鳳臺形勝祗》,這張圖其實給我們勾勒出來的是一個依托拜謁行為所關聯的包含很多聚落遺產、山水景觀在其中的整個的遺產體系。
    2.5 實現城鄉一體化的文化交流、經濟互動、社會平等的需求
    全域遺產保護與利用是中國發展到今天為了實現城鄉一體的文化交流、經濟互動和社會平等的需求,我們講城鄉一體化就是希望能夠使城和鄉在方方面面能夠融合,互為資源,互相服務,達到在經濟、社會、生態空間、制度以及文化方面整體協調發展的目的。
    對于文化遺產來說,它承載的不僅是城里人的歷史記憶,也不僅僅是村里人的歷史記憶,它承載的是在這個區域內生活的人共同的歷史記憶。以“全域文化遺產的保護利用”來做抓手,就可以通過文化的整合來提高區域內的共同發展的意識,從而促成產業以及社會的一些積極的互動。

    03 全域遺產保護的技術準備
    3.1  對國家遺產家底的全面盤查
我們國家有一個文化遺產的構成體系,包括文物、歷史文化名城、街區、名鎮名村,傳統村落、歷史建筑(區別于文物的建筑類遺產)、工業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和傳統文化。這個遺產體系的構建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直到今天才建立起了這樣一個框架。
    到目前為止,我國共有134座歷史文化名城,縣級以下的名城有41座,其他的都是縣級以上的歷史文化名城;歷史文化街區大約是有861片,這是一個很大的數額;經過第三次文物普查之后全國共有約77萬處不可移動的文物,以及經過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申報之后,全國共有4200多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同時全國已確定了的歷史建筑有1.87萬處;名鎮名村經過建設部和國家文物局六批公布后一共是有252個名鎮、276個名村;還有經過住房城鄉建設部、文化部、財政部三部門四批公布,全國共有4000多個傳統村落。這些龐大數量的文化遺產都是我們國家重要的家底。
    3.2 大尺度跨區域遺產類型與方法的國際共識和國內探索
    在全域文化遺產保護中,有很多尺度非常大的遺產類型是分布在全域范圍內的,這些類型也是跟國際上的一些文化遺產保護的新思路和技術方法的探索緊密相關的。比如,在上世紀的九十年代首先提出了“遺產廊道”的概念,后來用“文化線路”代替了“遺產廊道”,之后文化線路的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也不斷地推進。法國的朝圣之路、日本的參拜道以及中國跟其他國家聯合申報的絲綢之路——長安到天山的廊道路網,都是一種文化線路。
    2011年《文化線路申請世界遺產研究報告》中,共梳理出有潛力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文化線路26條。其中,“國際/洲際”交通線路11條,全國性線路6條,國內區域性交通線路9條。報告中提到的絲綢之路、大運河目前已經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其中大運河是以運河類遺產列入的世界文化遺產。
    還有一種大尺度的、可以跨區域的遺產類型叫做“文化景觀”。文化景觀也是上世紀九十年代被明確的人和自然共同創造的一種遺產類型。比如,新錫德爾湖周邊有許多在生產生活的人類聚居,那么湖和周邊城鎮就共同形成了一個文化景觀;類似的還有五臺山文化景觀、哈尼梯田文化景觀。其中,哈尼梯田是由森林、水系、村落、梯田四素同構的文化景觀,它的范圍涉及云南紅河州四縣上百平方公里的梯田,以及中間上百個村鎮。
    3.3 全域層面多規合一的要求
    2014年《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明確提出要“推動有條件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總體規劃、城市規劃、土地利用規劃等‘多規合一’”。“多規合一”是指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為依據,強化城鄉建設、土地利用、環境保護、文物保護、林地保護、綜合交通、水資源、文化旅游、社會事業等各類規劃的銜接。
     比如,在大理的“多規合一”工作里面就包括非常多的類型,里面也有跟文化遺產相關的叫“紫線”跨地域規劃。“紫線”是我們對于文化遺產保護范圍的統稱,它是一種保護的邊界。
   
    04 全域遺產保護利用的案例分享
    4.1 浙江省域歷史城市文化資源評估與利用潛力研究
    這個項目實際上是對于浙江省其他沒有被列為省級及以上歷史文化名城的歷史城市進行整體的資源與價值的梳理,提出未來具備申報省級或國家級的歷史文化名城的資源清單,以及關于如何申報的技術路線的課題研究。對象涵蓋了浙江非省級以上的歷史文化名城,共計33座縣和市。
    我們以歷史城市文化脈絡研究來解讀浙江省域歷史發展,并梳理出覆蓋省域歷史進程的價值主題,再以名城保護的方法和標準來指導這些雖然不是名城、但是具備名城潛力的歷史城市的保護和可持續發展,并提出基于歷史城市文化資源整合的在省域層面展示利用的一些建議。
    4.2 海南省的文物保護總體規劃
    這是以清華同衡遺產中心文化遺產保護研究所為主做的一個省域范圍內的文物保護的總體規劃項目。海南省是國家進行多規合一的重要試點省份,通過對背景、現狀問題和文物資源的全面梳理,提出了本規劃的技術路線,全面梳理了“多規合一”下的省文物保護規劃的技術框架。我們將技術路線整體分為三個層面,分別是技術層面、發展戰略層面和實施管控層面。
    通過微信填報等方式收集、核對了文化遺產的信息之后,我們完善了文物的坐標點,并編制了保護的規劃區劃,并將一批重要文物保護單位的區劃都納入到多規合一的平臺中。然后把非常多的低級別的文物保護單位通過GIS分析工作賦予它們不同的類型、不同的級別、不同的價值屬性、不同的群眾。讓它們在空間上有一個整體性的流程線,那么就能根據文物分布的重要性以及密度、數量等特征,劃定出重要的保護區域、開發建設的限制區域以及開發建設的不敏感區域,這是從省域層面進行空間和統一運用管理的一個對策。然后再結合文物分布規律梳理出展示主題,并聯系省域交通基礎設施提出規劃利用建議。
    4.3 泉州晉江市域范圍內的傳統民居建設群的保護與利用
    我們國家現在有非常多的傳統民居的類型,分布在各個縣域級的市域范圍內,這種情況在浙江、江蘇、福建、廣東等東南沿海省份尤為突出。晉江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福建泉州的一個縣級市,它的縣域面積有721.7平方千米,轄6個街道、13個鎮,共有92個社區、293個行政村。我們在晉江做了一個關于全市域的傳統民居建筑群的普查以及如何與其他規劃相銜接的工作。
    首先,我們搭建了一個基于GIS系統的平臺,結合高精度的航拍,大概確定一些集中成片的傳統建筑群的所在分布,然后再去進行田野調查,來具體核定這些歷史文化遺產。
    經過解譯,我們共發現了1337處傳統民居建筑群,四萬五千多棟傳統民居建筑,分布在所有的鄉鎮范圍地區,經過進一步的深入摸底普查,傳統民居建筑精確到了43335棟。這些傳統民居建筑的類型既有大厝、番仔樓(受東南亞、南洋的影響,跟傳統民居建筑相結合的建筑)、也有更西式的洋樓以及石屋等等。
    然后,我們確立了傳統民居建筑群的評價體系,以久遠度、稀缺度、規模、豐富度、完整性以及工藝美學價值等作為評價因子,再根據傳統民居建筑在市域范圍內的分布,判斷它如何跟其他的城鄉規劃或者其他的專項規劃如旅游規劃、綠道系統規劃、全域田野風光體系規劃、十三五的重點項目規劃等相銜接。
    將建筑群納入城市旅游規劃、綠道系統規劃、全域田野風光體系規劃、十三五重點項目規劃等
    4.4 廣東省南粵古驛道線路保護利用系列工作
這項工作基于對南粵古驛道的價值認識,它經過了歷朝歷代千百年文化的發展,是閩南地區與長江流域、中原地帶以及一些海外國家之間持續不斷的政治經濟文化交流的紐帶。

    南粵古驛道
    經過廣東省兩年多的工作,南粵古驛道已梳理出包括古道、綠道、步道、風景道及水道在內的文化線路路徑載體,建立起了南粵古驛道標識系統,并聚集起體育、農業、文化、旅游、生態等不同產業發展的資源要素,八條各具特色的古驛道示范段初具規模,保護修復工作取得顯著成效,形成了良好的示范引領效應。
    在對廣東省南粵古驛道線路保護利用系列工作進行評估的過程中,我們總結了一些具有啟發和借鑒意義的想法:
    一,高點定位,理念鮮活,以具有創造性的頂層戰略設計統領全局,整合各方資源,尤其為遺產促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做出了有益的探索與示范;
    二,有效整合多部門、多層級,建立起一套高效實干、責權明晰、統分結合的保護管理機制,為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文化遺產保護利用之路做出了具有啟發性和借鑒意義的實踐;
    三,在推行過程中,通過大量品牌活動喚醒公眾及社區對共同歷史的記憶,調動起廣泛參與熱情,實現遺產的社會價值,在省內形成一股強勁的“古驛道熱”、“傳統文化熱”、“歷史文化熱”,真正使遺產“活”起來。
    最后給大家做一些總結:第一,鑒于中國全維度的國野一體的文化脈絡與遺存分布,只有全域視野才能全面講好“中國故事”,才能將宏大的“中國故事”分解為準確的“地方故事”,增強文化自信。第二,文化遺產是發展文旅文創的基本資源,多規合一、城鄉統籌、精準扶貧等是當下發展大勢,全域文化遺產系統化保護活化是有力抓手。第三,堅持調研監管、保護利用、活化宣傳的制度機制技術創新,多主體參與、社區參與形成合力,田野調查與地理信息系統平臺結合,才能做好全域遺產保護利用的大事業。
    總而言之,要把“全域”的田野調查以及更多的力量都組織進來,才能盤點好、精準定位好散布在全域范圍內的這些文化遺產,才能夠把全域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利用這項大事業做好、用好。
    “城鄉規劃微課堂”是中國城市規劃協會旗下的多學科、跨專業的在線交流平臺。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已入駐“城鄉規劃微課堂”的“優秀單位交流”欄目,與行業同仁分享清華同衡在城鄉規劃領域的思考、研究與實踐。

    作者:霍曉衛,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副總規劃師,遺產保護與城鄉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博士、教授級高級規劃師

 
版權所有:北京國建信源信息咨詢中心   
京ICP備11016107號-1 中文域名: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安徽11选5害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