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勾勒中國主要都市圈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www.ctlrjp.tw 2018/10/8 6:51:17 來源: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字體: 打印本頁

    《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提出“培育形成通勤高效、一體發展的都市圈”。現階段,隨著核心城市可開發用地空間的縮減,依托核心城市優質的基礎設施條件,在其外圍建設都市圈城市成為地產開發的一種新趨勢。產業新城、特色小鎮等的開發,正是這種趨勢的具體表現,以此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有效提升區域發展的綜合價值。
    近期,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技術創新中心聯合清華新型城鎮化研究院,以我國現行城市劃分標準、國家戰略規劃以及各省內重要政府工作報告為依據,初步確定了都市圈的核心城市,再根據核心城市與周邊城市及不同周邊城市之間關系的大數據分析結果,重新勾勒了我國主要都市圈的范圍,為都市圈的范圍劃定標準、空間形態、發展潛力、發育程度等提供了有力支撐。

    作者:李棟 梁軍輝 陳清凝
    作者單位:清華同衡 技術創新中心

    01如何劃定都市圈范圍?
    目前都市圈沒有統一的概念與界定標準,現有研究與規劃認為所謂的“都市圈”是一個大的核心城市,以及與這個城市在經濟、社會上具有緊密聯系的鄰接城鎮與地區,具有一體化傾向的圈層式結構。
    以往都市圈的范圍大多以核心城市為起點,根據一定的緩沖距離,以此劃定核心圈層與緊密圈層,這種方法較為簡單,以經驗判斷為主,支撐的數據類型單一,主觀判斷較多,導致有些與核心城市聯系緊密、交通方便的區域沒有被考慮進去,或者已劃進去的城鎮與核心城市聯系并沒有那么緊密。基于此,本研究引入多源數據融合的方法,對都市圈范圍的劃定進行驗證和補充。

    1.1 數據來源
    研究使用真實的、城市各區域之間的流數據(基于手機信令的人流數據,基于客運、貨運的交通流數據,基于產業互投的投資流數據等),兼具了統計數據與新型大數據。
    其中,手機信令數據的空間精度能夠精確到1km單元網格,實現了人口的分時分布、流動分析,以及年齡、性別的空間分布特征分析;客運、貨運信息可以精確到火車班次、出發到達站點的分布;投資數據可以精確到城市間相互投資的年份、產業類別等信息。再采用專業的算法將多源數據融合,全局性地研究城市間的社會、經濟、交通的交互關系,從而進行都市圈范圍的合理劃定。
    多源、多維數據融合的創新研究方法,突破了基于統計數據的傳統靜態模型局限,起到了數據相互驗證和補充的作用,提升了都市圈研究的科學性和準確性。

    1.2 都市圈劃定流程
    都市圈核心城市選取
    在國家“19+2”城市群規劃的基礎上,立足都圈發展實際,根據東、中、西部地區的差異,選取“19+2”城市群中的中心城市,以及東中西部具有戰略意義的城市作為都市圈的核心城市。
    識別核心城市中心
    以核密度分析為方法,利用互聯網定位數據分析人口24小時活動狀況,根據人的活動特征初步確定核心城市的就業、居住、休閑娛樂等中心區域,并結合POI的分布狀況,最終確定核心城市的各類中心。
    劃定核心城市等時圈范圍
    以識別出來的核心城市中心為起點劃定網格范圍(若為多中心城市,網格范圍以各中心劃定網格并集處理),再根據精細網格空間單元,利用地圖的實際導航數據,計算從任意一個網格中心點駕駛到達其他網格中心點的行駛時間,這樣得到更為接近實際情況的出行時間。
    分析核心城市與周邊城市的交互聯系
    1)人口出行聯系
    采用海量的手機信令數據,研究等時圈范圍內的人口出行特征,識別核心城市與周邊各城市、區縣之間的通勤出行聯系,精準把握區域之間的人口職住聯系特征,識別人口出行聯系的密集區。
    2)經濟資金聯系
    利用城市間企業的相互投資數據,研究城市之間的經濟聯系,分析核心城市與周邊城市及不同周邊城市之間的聯系狀況,從而進行城市間經濟聯系緊密度的準確認知。
    3)鐵路交通聯系
    利用鐵路站點之間的車次聯系,研究核心城市與周邊城市之間的鐵路交通聯系,通過鐵路聯系的空間分布圖可以直觀看出,各城市與其周邊城市的聯系緊密程度,這為城市間鐵路交通聯系緊密度的準確認知提供有力幫助。
    多源流數據融合,確定都市圈范圍
    將等時圈范圍數據與人口出行流、投資流、交通流數據進行關聯分析,綜合判定核心城市在人口、經濟、交通方面的主要輻射范圍,最終劃定都市圈范圍,使得都市圈的劃定更為科學合理。
    將等時圈與人口出行流數據疊加分析時,發現人口出行密集區主要集中在1小時出行區域,即核心區;而大部分人口出行主要集中在2小時出行區域,即主要覆蓋區。若將投資流、交通流數據同時疊加上去,可以綜合確定與核心城市聯系緊密的城市范圍。

    02都市圈研究初步結論
    2.1 核心城市形態勾繪——從單中心到多中心
    采用宜出行數據分析各都市圈核心城市內24小時人口活動狀況,較為清晰地刻畫出都市圈核心城市的單中心、軸帶單中心、一主多副等城市結構形態。
    1)單中心輻射城市
    北京市、鄭州市為典型的中心主導型城市,均以放射狀和環道路作為基本骨架向外拓展發展,形成連綿的圈層狀城市形態。
    2)軸帶單中心發展城市
    武漢屬于典型的軸帶單中心發展模式,盡管主城區被長江隔開,但人口的活動卻因為兩岸之間便捷的軌道交通及過江隧道而連接起來,形成了軸狀城市形態。
    3)有主有副組團發展形態
    從24小時人口活動熱力分布變化可以看出,天津市與成都市屬于典型的一主一副組團發展模式,一主是指城市主城區,一副之于天津是指濱海新區、之于成都是指天府新區。天津的濱海新區人口活動稍弱于其主城區,成都的天府新區人口活動卻明顯弱于其主城區,可見天府新區的發育程度還處于起步階段。
    廣州市與青島市則屬于一主多副組團發展的城市空間形態,其中廣州市呈現星形放射狀發展,沿主要交通軸,朝著主城區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擴張;而青島市呈現串珠式形態,朝李滄區、城陽區方向擴展。
    4)多組團發展型態
    深圳市經過多年發展,逐步發展成為多中心組團式的城市空間形態格局,各組團人口活動熱力強度差別較小,發育狀況接近,穿梭其間的便捷的城市交通網絡聯系起各組團,推動了深圳城市的均衡發展。

    03研究成果應用領域及研究意義
    3.1 流數據,彌補不足
    相較于城市的靜態規模,流動其間的動態要素的匯集與擴散,才是都市圈發展與區域聯動的關鍵所在。基于傳統的城市研究進行政策制定時,受到技術手段的限制,都市圈的布局和發展模式更多的被靜態的、理想化的模型所束縛。本研究的意義在于根據真實流數據(人口流、交通流、投資流等),采用多源大數據融合技術,深入探究核心城市與周邊區域的交互關系,以此確定核心城市的輻射范圍,從而較為精準的劃定都市圈邊界,彌補了以往僅利用靜態數據對都市圈范圍劃定的不足。
    3.2 精細化,深挖癥結
    以真實交通出行識別等時圈為研究范圍,將研究尺度細化到公里網格,利用精細的多源數據,構建多維視角的評價指標,對都市圈范圍內各網格的綜合競爭力和未來發展潛力進行評估。解決了傳統數據對大區域范圍地產項目開發的價值洼地發掘難以精細化研究的問題。
    3.3 比較全國都市圈
    在《深度研究:也給都市圈做個體檢》報告中選取的29個都市圈,共包含了全國161個城市,占到全國總國土面積的23%,卻承載著全國57%的人口,創造了全國76%的GDP產值,數據充分表明都市圈對推進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與城市群高質量發展起到了關鍵作用。
    因此,該研究從創新熱力、空間潛力、人口活力、公服能力、網絡聯系度和網絡成熟度六大方面,對都市圈的發展現狀進行了全方位評估,這對依據不同都市圈的發展水平合理制定政策和措施提供一定的參考,從而有助于充分發揮都市圈對區域發展的增長帶動作用。
    3.4 問診都市圈發展
    在《研究院報告:大數據問診都市圈發展:標準分類、問題及對策》中(可點擊文末“閱讀原文”查看完整報告),通過對篩選出的都市圈進行分析研究,發現我國都市圈發展存在的一些共性問題,為下一階段都市圈推進工作提出了建設性的發展建議。
    3.5 發掘潛力都市圈
    隨著都市圈核心城市可開發用地空間的縮減,依托核心城市優質的基礎設施條件,在其外圍建設新城成為地產開發的新趨勢。在為華夏幸福產業研究院提供的相關咨詢服務中,我中心以多源數據集成為依托,利用網格化的方法將人口、產業、交通、地價與房價、城市基礎設施等數據有效的組織起來,構建5大門類20小類要素指標,進行都市圈范圍內網格的單項指標與復合指標評價。通過構建的多維視角的評價指標,在都市圈空間發展水平評價與價值洼地發掘方面,提供了精細化、定量化的支撐。
    3.6 智慧平臺,動態研究
    傳統的都市圈和城市群研究與規劃,多為學術研究或具體規劃項目,較少針對開發商、投資機構等的具體需求開展跨行業的咨詢及落地服務。我中心依托自身專業的數據算法和平臺研發能力,在對全國都市圈發展的分析研究過程中,構建了一套都市圈智慧化分析平臺,使得都市圈的研究過程模塊化與智能化。平臺具有極大的可擴展性,可根據不同用戶的需求進行模塊的定制化,解決了以往研究只局限于研究報告,結果不能可視化展示與數據動態更新的問題。
    為便于都市圈研究數據的動態更新,以及研究成果的全局與局部自由的切換展示,我們將全國各大都市圈研究數據與研究成果集成化為交互式系統平臺,實現多尺度空間信息的切換與分析。

 
版權所有:北京國建信源信息咨詢中心   
京ICP備11016107號-1 中文域名: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安徽11选5害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