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遺產助力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www.ctlrjp.tw 2018/12/24 6:51:17 來源: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字體: 打印本頁
    過去的十幾年間,文化遺產保護逐漸成為社會共識,但是發展與保護的矛盾仍然十分突出。按照法律規定,文物保護范圍內為禁止建設區域,但是這一規定當面臨大型遺產地,以及遺產與人口分布高度重合區域時,則面臨著極大的挑戰。對于一個快速城市化進程中的國家,這是一個迫在眉睫以及高度復雜的問題,需要更加綜合的策略來解決。
    世界遺產地殷墟是商代的都城,甲骨文的發現地。它的保護范圍達到將近三十平方公里,兩萬多人生活在這里。如果只考慮保護的要求,這些村民無法新建房屋,翻建也需要復雜的程序,無法開設村辦工廠,甚至由于考古遺址埋藏較淺,也不能種植樹木。這使得這個區域的經濟在申遺成功后逐漸衰退,社會問題由此發生。
    同時,政府為了避免對遺產造成壓力,在新的城市總規中采取了避開遺產地布局新城區的辦法,這看似保護遺產的行為,實際上則使城市資源包括人口與基礎設施、資金等遠離遺產地,使殷墟成為被“放棄”的區域。十幾年過去后,殷墟所在的城區與其他城區相比,在基礎設施、景觀風貌、生活品質等方面有著明顯的差距。這是與我們認為申遺能帶來巨大利益一個相悖的例子。出于保護的用意,但是最終并未獲得公眾的理解和發展的助力。
    同樣可能產生這樣后果的還有目前的中國大運河沿線的一些大型遺產地。淮安清口樞紐是大運河全線中最具科技價值的節點,明清兩代運河跨越黃河的水利樞紐遺址,在這里運河盤旋而上,通過復雜的螺旋水道逐級提升水位,保證船只能夠順利跨越河床不斷升高的黃河。
    同時,為了保證黃河泥沙淤積的減緩,明清兩代矢志不渝的修建了長達70多公里的洪澤湖大堤,使歷史上洪澤湖的面積達到三千余平方公里。申報世界遺產的遺產區與緩沖區加起來達到五十平方公里,與行政鎮區高度重合,這里也包括了多處村莊、農田、人口,如何在保護的前提下發展成為難題。
    另一個案例是同樣為世界遺產的紅河哈尼梯田,保護范圍面積166平方公里,包括80多個村莊,5萬多人口。村民出于房屋堅固、舒適以及防火的需要,把傳統樣式改成了現代材料。今天我們不可能要求村民繼續住在土坯墻茅草頂的房屋里,他們需要現代廚衛設施和舒適生活,也不可能強制農民繼續以附加值很低的耕種為生。
    如何在這么大的范圍內進行村莊的提升、民生的改善,同時維護遺產價值是非常需要思考的問題。更何況列入世界遺產的哈尼梯田僅僅不到十分之一,在紅河州有四個縣有廣泛的梯田分布,面臨的問題是一樣的。這樣的地區即便沒有遺產保護的制約,經濟升級、產業優化也是迫在眉睫和困難重重的問題。
    在許多地方,特別是大型遺產所在地區,遺產的保護、利用無法形成良性循環,遺產地面臨著突出的幾方面問題:遺產保護對生產生活的限制紅線不明,執行尺度不一,對該地區的民生問題帶來較大影響,生產生活水平提升緩慢甚至倒退,民生出現問題。簡單的將保護與發展、遺產與經濟對立,對與遺產地保護相包容的零強度或者低強度建設開發的產業形態不了解,沒有把握產業轉型契機,發展受限甚至經濟出現衰落。遺產評價負面,進而難以實現價值傳播,文物保護壓力巨大。
    如何讓遺產的品牌效應更加彰顯進而吸納包容性產業集聚?如何讓各個利益相關方達到訴求平衡?讓遺產保護的投入令更多民眾受益?進而讓文化成為引領區域發展的驅動力進而形成良性循環?
    這要求我們從關注遺產擴展到關注遺產地以及遺產地的生活,包括經濟及產業、社會及民生、環境及生態;從只關注保護,到關注保護的動力生成及良性機制的建立;從只關注管理責任到關注利益平臺的搭建,讓承擔“屬地管理”的政府、遺產地的民眾,不僅共擔責任,也共享利益;從而由單一的被動保護策略到綜合的可持續發展策略。
    可持續發展這個概念在各個領域已經被提及很多,但是針對文化遺產,可持續發展依然是個新鮮話題。作為全球增長引擎的中國,城市化進程依然在加速,這個進程不僅僅會在城市展現,也會爆發性的在農村展現,城市更新與鄉村振興成為主要的國家或區域發展戰略。在這種情況下,城市化與遺產保護的這已被討論了數年的沖突,是否存在著被解決的可能性:文化遺產是成為發展助力,發展采取遺產保護包容性策略,構建一條殊途同歸的路徑,實現遺產保護與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在國際視野中,文化遺產和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之間的關系近年來受到極大的關注和重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遺產闡釋為我們由過去獲得的饋贈,今天我們和它共同生活,并將它傳給后世,遺產不僅涉及過去,還關注當下和未來。但在中國,這一理念并未得到廣泛認知,也鮮被學者關注。
    在歐洲,文化遺產專家小組2020愿景報告提出“推動文化遺產服務于歐洲”項目,志在促進對文化遺產創新使用,實現經濟、社會、環境等方面目標,推動創新融資、投資、監管、管理和商業模式,提高將文化遺產作為經濟生產要素的有效性;推動對文化遺產的創新利用,促進社會整合、提升社會包容力、凝聚力及民眾參與度;推動對文化遺產的創新和可持續利用,使其充分發揮潛能,促進景觀和環境的可持續發展。
    2016年春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布《非洲世界遺產與可持續發展報告》,同樣從環境、社會、經濟三個角度,討論超越了傳統遺產保護從業者的范疇,將各相關方面的觀點兼收并蓄,探索世界遺產保護與可持續發展之間的相互關系。這些工作對于我們是很大的啟發,我們有必要把視線轉向這樣一個方面。
    對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世界遺產領域而言,理念和范式的轉換已經在發生,遺產領域需要加入全球性的發展力量。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的17個目標中,目標11 “建設包容、安全、有抵御災害能力和可持續的城市和人類住區”的第四項提到“進一步努力保護和捍衛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
    2015年核準通過的《將可持續發展觀點整合入世界遺產公約進程的策略》的政策目標提到,利用世界遺產的潛能以促進可持續發展,保護管理的目的要與可持續發展的目標相匹配,在保護管理過程中,不應犧牲遺產的突出普遍價值。該政策秉持人權、公平、長期可持續性的原則,強調在遺產保護方面要考慮環境可持續、包容性的社會發展、經濟發展以及促進和平與安全。世界遺產的5C戰略提出公信力、保護、能力建設、宣傳以及社區五點要求,且對社區格外強調。
    作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兩大文化遺產領域的咨詢機構,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ICOMOS)2011年第17屆全體大會就開始關注復興城鎮與地方經濟,關注如何推動保護利用與地區的平衡發展。大會通過的《世界遺產公約未來的設想與戰略行動計劃》中,將“遺產的保護和保存需考慮目前和未來的環境、社會和經濟需求”定為一大目標。
    2015年,ICOMOS采用了聯合國關于可持續發展的2030議程(UN Agenda 2030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次年又采用了新城市議程(New Urban Agenda),標志著ICOMOS在文化與自然遺產方面的工作重心轉向對2030議程和新城市議程的實施。2017年,ICOMOS提出“遺產作為可持續性的促進力量”工程,以此配合2030議程開展未來工作。
    同時,ICCROM行動也提出促進可持續發展模式。遺產保護的范式正逐步從對遺產的關懷轉換到對遺產和整個社會福祉的追求,關注的內容從遺產本身到關注以人為核心的遺產保護,從專家驅動到全社會的驅動模式,形成良好的互動關系,遺產在扶貧、脫貧、社區參與等方面所能起到的作用也不斷被強調。
    近年國際實踐案例中,1987年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墨西哥圣卡安自然遺產的社區管理保護項目在一種把當地景觀視作整體的主題方法的指導下,成功開發了捕魚行業的合作社模式,帶動民眾參與,開發本土魚產品、農產品品牌,將旅游經營、當地特產的有機認證以及傳統手工藝與市場營銷進行整合,避免了無序管理、過渡開墾以及利益沖突,這樣的社區集體行動也保證了經濟和行政管理的穩定。
    英國的埃夫伯里遺址,其與巨石陣共同錄入世界文化遺產,是巨石陣的組成部分,然而大量旅游使當地居民與遺址產生了剝離感。于是當地啟動了Residents’ Pack項目,通過收集口述史、圖文影像、文章等資料,擴充了遺產的價值內涵,基于新的價值闡釋開發旅游項目,指導當地民眾參與遺產運營,從而重新調動居民與遺產互動的積極性。
    意大利的赫庫蘭尼姆古城遺址(圖6),在2002年被評為非戰亂國家古跡保護最糟糕的案例之一,通過一系列的措施,2012年成為正面榜樣,這些措施包括:允許私營合作伙伴為公共合作伙伴提供運行支持,創建一支由國際、國家、當地專業人士組成的跨學科團隊,創建地方和國際研究合作者網絡,推動遺產地宣傳;推進公共資源在遺產保護上的應用,這些措施推動了遺址在居民生活與經濟活動中發揮出更加積極的作用,確立遺址管理和地區間的互惠關系,使居民生活與遺址更為緊密、區域業態逐步提升。
    美國的伊利運河是一個大型遺產的案例,針對這一特點,《伊利運河國家遺產廊道保護管理規劃》不是一個遺產保護規劃,而是一個創新的戰略發展規劃,規劃中強調與遺產和諧的前提下,旅游方式盡可能多樣化,經濟增長與遺產保護平衡并相互維持,提出居民需重視和支持遺產保護與經濟發展,打造面向各類游客的旅游目的地。
    難能可貴的是,中國現在也出現了遺產保護與區域經濟社會發展融合的探索。例如廣東南粵古驛道(圖8),三年來,在省政府的主導下,不僅制訂了全線保護規劃,推出了通俗易懂的修復保護導則,還改善了村鎮基礎設施,建設了地方文化廣場與博物館等設施,并通過特色農產品發掘及商標注冊,帶動沿線貧困村莊發展特色農業與觀光農業,脫貧致富。
    在資金有限的情況下,為了解決專家技術人員不足的問題,省政府倡導了規劃師、建筑師 、工程師志愿者下鄉活動,調動了各界力量。在中小學推廣古驛道游學,產生了廣泛的社會影響。電子地圖,手機app以及微信公眾號的推出,使遺產價值獲得了更廣闊的傳播。
    南粵古驛道呈網狀分布,總長度為陸路六千公里,水路四千公里,保護難度可想而知,更無法利用傳統模式進行保護。為了在如此大規模的空間和大規模的村鎮展開保護工作,保護策略集合了住建、文化、旅游、農業、體育、工商等方面的聯動。在古驛道一萬公里的路線上,沿途兩側5公里之內分布著廣東省60%的貧困村,因而在保護先行的基礎上,解決貧困和區域發展問題成為核心目標之一。目前,三年的實施時間很短,但是社會效益、經濟效益明顯,南粵古驛道有了廣泛的社會認知度,得到了眾多資源的關注,有力助推了鄉村振興。
    南粵古驛道的保護利用模式對大型線性遺產如長城、大運河都有著很強的借鑒意義。保護對象需要從遺產本身擴展到遺產相關區域是一個有效的路徑。只關注遺產本身,保護只能是被動的、少數人的、強制性的。擴展到遺產相關區域,與周邊的村莊、鄉鎮聯動,遺產的傳播與區域的宣傳結合,遺產的保護與區域的發展結合,遺產的利用與民生的改善結合,才能形成遺產保護的自發動力與長遠機制,形成全民關注、全民參與的局面,才能形成這樣巨型遺產的有效保護態勢。
    除了政府主導,越來越多的NGO、私營投資人也開始關注文化遺產。在哈尼梯田廢棄的村寨里,一家著名的高端帳篷酒店投資運營商康藤集團進行了審慎的改造利用,將廢墟變成帳篷度假酒店,在建設實施過程和酒店運營中,全部讓當地居民參與,創造了就業機會,也為當地年輕人帶來了學習和職業成長的契機。遺產有了新生命,年輕人有了新夢想,這讓遺產價值真正得到彰顯。
    康藤集團在酒店經營過程中認識到梯田景觀對于酒店存續及發展的意義,推出梯田稻米認養計劃,推廣梯田稻米生態價值,提升農產品附加值,讓梯田稻米通過酒店消費者走向更廣闊的地區和城市的餐桌。
    目前,更多投資人在康藤集團組織下加入到梯田保護利用事業當中,空置的蘇紅古寨將在不遠的未來成為哈尼文化展示體驗中心、文創產業集聚區,也將具備更豐富的旅游配套設施,以及知名建筑師改造的文化藝術設施。大型遺產地,需要集合政府和社會力量,共同推進經濟發展、產業提升與民眾利益共享。
    這兩個案例在文化遺產助力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實施路徑上,具有很強的借鑒意義。它們沒有專家學者推動,不是刻意為之,但是都以基于文化傳承與社會發展為整體目標,不僅做到了遺產保護,更有效發揮了文化遺產的品牌效益,發展了新型產業,助推了區域發展。它們的經驗主要體現在:社會資源的全面整合,包容性產業的植入以及民間資本與社會力量的參與。
    我們回到殷墟。這里有以宮殿區、王陵區為代表的密布的考古遺跡,以及一條流淌了三千年的歷史河流。還有五十年代建設今天仍在生產的鋼鐵廠,有一百年歷史的廢棄的紡織廠,面積達到十幾萬平方米。還有正在搬遷的航空學校,跑道占壓著早期的商代城址,以及大量的建設發展受限的村莊和村民。這是一個擁有世界級文化資源的地區矛盾重重,甚至成為死結。
    如果單純從保護出發,將所有上述周邊資源作為對立面,那么遺產在這里不會受歡迎,只能帶來困境。如果不考慮城市轉型、產業升級,仍然延續土地經濟、高強度建設開發的尋常道路,再重大的世界級遺產也只能被當作包袱和累贅。這需要兩方面的觀念轉變和殊途同歸的道路選擇。
    將遺產、經濟、社會、生態納入同一視野的可持續策略或許是唯一的出路。基于這樣的前提,我們提出三項保護與發展策略:遺產活化、鄉村振興、城市更新,以實現遺產的保護傳承與遺產地的全面發展。
    遺產活化,是遺產地吸引力建設的核心工作。目前殷墟的遺產展示方式非常晦澀、簡陋而缺乏美感,需要進行全新的景觀與建筑改造,提升環境與空間品質;同時提升遺產闡釋度與親和力,不僅面向專家,更需面向全年齡全知識程度的觀眾。
    宮殿區計劃用不同顏色的金屬絲網搭建建筑體量,以讓觀眾直觀感受到歷史上的建筑尺度與空間。王陵區計劃搭建甲骨文元素的眺望塔,以俯瞰大場景的植物標識的王陵格局。而甲骨文主題兒童公園,也將成為甲骨文最簡明生動的展示傳播場所。殷商時期陶器、骨器等制作互動體驗也將結合洹河景觀及鄉村改造設置。洹河七十余公里全段整治計劃正在制定,再現歷史水系景觀,使殷墟成為城市中最寶貴的藍綠生態資源。
    對于中國考古學極具歷史意義的小屯村,將把空置的小學校及騰退的民宅改造成國際考古中心,成為國際殷商研究的據點。以武官村為試點,開展文化+農業+旅游的改造振興計劃,民國時期的老房子幾近倒塌,將改造利用成鄉村遺產酒店、兒童博物館、以及鄉村客廳等。試點經驗將推廣到殷墟范圍內的其他村莊,并將農業觀光、文創生產加工、花卉、旅游配套服務等產業植入,增加農民收益,提供就業崗位,提升資產價值。
    現在的城市總規向東南發展,城市資源難以集聚。通過調整城市總規,形成西北部文旅片區,并與北側的歷史城市邯鄲組成更大規模文化片區,聯動發展,調動區域資源的整合,形成城市拉動的力量。
    緊鄰遺產地的西部鋼鐵廠近三年已投資三十億元治理污染,實現環保達標國際領先水平,并在進行花園工廠建設,開展工業旅游。我們與廠方達成一致,將沿河區域進行廠房騰退,改造為冶金史博物館與旅游配套服務設施,沿河景觀修建文化展示標識與綠化步行道。遺產地東側的航校將進行騰退,未來可以考慮結合安陽重點發展的航空產業,以及現有跑道設施等開展低空旅游,空中觀賞殷墟的的大地農田景觀。
    遺產地東部城區,利用閑置的豫北紡織廠改造為展示大型考古提取物的考古工程,目前這些提取物只能露天存放,狀況很差。同時計劃改造建設殷墟青銅器數字博物館,讓散落在世界上四十多家博物館的殷墟文物用數字展示的方式回家。十四萬平米的建筑,還可以有空間用于城市客廳、遺產教育、旅游服務、城市公共文化與體育配套,以及文創產業、會展產業等。讓殷墟的文創產品就在當地進行手工業加工,讓當地具有青銅器修復、骨器修復工藝的農民能夠從事未來的相關產業并從中受益。
    殷墟南部的城市建成區域可以通過城市綠化、公共空間、街道家具等采取殷商元素,營造殷商歷史氛圍。并通過城市ip卡通形象——商朝的王后與將軍婦好,講述殷墟與安陽的故事,作為代言人,傳播遺產價值并展現城市精神。今年是殷墟九十年,我們希望在它一百歲的時候,能夠成為文化遺產助力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典范。
    文化遺產保護需要走出既定框架,結合經濟社會發展整體目標,綜合各方資源與路徑,通過包容性產業如農業、體育、教育、旅游等發展,通過零強度或者低強度的開發路徑,形成一個沒有圍墻、沒有門票的文化教育體驗區域,有效助力社會與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
    一個完整的文化遺產與經濟社會發展融合共生的路徑需要包括:以遺產保護為基礎,通過活化利用進行遺產地吸引力建設;結合產業升級,植入遺產保護包容性業態如農業、體育、文創、旅游等;結合鄉村振興、城市更新等進行遺產地的軟硬件升級;完善遺產地相關的土地、建設、保護、民生、績效考核等政策閉環,探索新型管理路徑;吸引多種力量搭建資金平臺,包括政策性金融、財政補貼以及社會投資等;形成以文化遺產撬動發展,驅動發展,同時以發展形成保護的圈層力量,共同維護遺產的傳承的良性互動局面。
    上述案例有過去十幾年的困惑和裹足不前,也有當下新的探索和進展。文化遺產有先天的資源稟賦成為社會可持續發展的積極力量,也更需要這樣的路徑形成永續的保護和傳承。
 
    作者:張謹、郭薛、馬娜,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遺產保護與城鄉發展中心 文化遺產保護研究一所
 
版權所有:北京國建信源信息咨詢中心   
京ICP備11016107號-1 中文域名: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安徽11选5害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