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保興:中國已到城鎮化中后期 不能再憑空構造城市群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www.ctlrjp.tw 2019-4-2 6:45:34 來源: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字體: 打印本頁

    中國區域經濟50人論壇”2019年會于3月31日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辦。主題為:2019:區域政策與穩增長。國務院參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原副部長仇保興在發表主題演講時表示,中國已經到了城鎮化的中后期了,不可能再憑空構造出城市群、都市圈來。他認為,在全面40年的大張旗鼓大建設大規劃這個過程中間,留了非常多的遺憾,需通過新一輪的拾遺補缺來補短板。
    仇保興強調,中國各地區的長板是完整龐大的產業鏈,是舉世無雙的企業集群。這些產業鏈和企業集群是如此完整,如此的規模龐大,舉世無雙。它們不是來自規劃“構成”,而是自下而上,由企業家自主進行的競爭與合作,通過40年“生成”積累逐步積累而成的。

    以下為文字實錄
    各位成員:根據這次的主題我臨時湊了一個題目叫《城市群、都市圈規劃的三點思考》。
    因為現在城市群、都市圈熱得不得了。但我們國家什么事情一熱,那就會大規劃開路,然后大建設跟上,最后可能就是后果很難收拾。這就造成了剛才陸院士所說:大建設之后一塌糊涂的事便層出不窮。
    英國首相丘吉爾曾經說過:任何政治家都有在地球上留下烙印的沖動。但如果不注重科學,不注重規律,那么所謂的大規劃、大建設留下的肯定遺臭萬年。對這些問題上,我簡單地有三點思考。
    城市群、都市圈是“生成”的,而不是“構成”的。
    也就是說,我國那么多的城市群、都市圈、大灣區都已經在那里了。我們已經到了城鎮化的中后期了,不可能再憑空構造出哪幾個城市群、都市圈來。我們應該看到,無論是城市群還是都市圈,都是這十多年城鎮化的成功和事實,這些地方都已經鋪了攤子,都已經進行了大規模的建設。我們沒有多少空間可以大張旗鼓、可以再鋪大攤子,大張旗鼓地重復建設。這是一點事實是一定要被尊重的,這是40年的快速城鎮化所生成的結果,而不是“規劃”的臆想。我負責的學科橫跨的范圍非常大,從建筑學橫跨到區域經濟,建筑學是什么?建筑的一切都是確定性的。如果有人設計一個建筑,若哪個地方還不確定,這個建筑就將帶來隱患了。所以建筑所有的結構、細節都是事先確定。先把圖紙畫好,然后再施工建設,不確定因素是很少的。但是城市規劃卻是不確定因素占多數,確定的東西占少數。
    最近,城市規劃職能從建設部被交了給國土部,國土部總規劃師在前天中央臺的講了三句話。他說:我們有三條底線,第一條底線是城市邊界,第二是生態紅線,第三是基本農田的保護線,這些是可以確定的。但我跟他說這三條底線在許多地方也是不確定的。由此可見,城市的規劃要尊重“生成”,城市是逐步“生成”的,所以規劃要面對包容眾多不確定性。到了區域層面,也是不確定性質占多數,所以區域規劃不要老是想著把這些不確定的東西都搞成確定的,那肯定失敗。從建筑到區域經濟,我們面臨的不確定性越來越多,我們的規劃包容性必須越來越大。
    二、城市群規劃要在尊重“生成”的基礎上補“短板”。
    許多城市群在40年大張旗鼓大規劃大建設的過程中,留了非常多的遺憾。需要通過新一輪的規劃拾遺補缺,規劃應盯在那些短板上。第一是基礎設施應當共建。比如一些斷頭路、瓶頸工程,城市群中有些地方的交通流量很大,但是道路通過的能力很差,還有一部分是地方政府故意留下斷頭路不讓接上。然而這些基礎設施都應該是共建——共同規劃,共同建設,從而打通這些斷頭路,打通這些瓶頸。二是優質的公共品應該共享。因為優質公共品是稀缺的,好的學校,名牌的醫院都集中在超大規模城市里。這點上海走在了前面。比如說上海市60個鎮有了三甲醫院的分院。上海市每個三甲醫院都承包兩個鎮的衛生院,把那里變成上海某某三甲醫院分院,人材統一管理。再比如鎮上的小學、中學都改成市屬名牌學校的分校。這不正是優質的公共品共享了?許多外地民眾原本要到上海治病的跑到鎮上便可以的。結果是上海的三甲醫院數量比北京少,但是為外地人醫療的收入比北京高得多,為什么?因為它已經資源共享了。三是生態環境要共治。我們過去的生態環境治理,下游水治了上游臟水來了。浙江豬死了,最始漂流入黃浦江。為解決這個問題我在杭州花了五年時間跟安徽的黃山簽了一個合同,黃山市的水流到千島湖,如果保持一類水,杭州市拿出3億補助黃山市,浙江省再拿3億,環保部再拿3億,一共9億。但如果黃山市流出的水低于一類水,非但沒有補助,還要罰你3億。這樣一來,自這個合同簽好以后,黃山市所有的污水處理廠全面動工,市里各個部門都有積極性了。所有這些事情都要經過艱難的談判,一步一個腳印地把這些短板補上去。最后就是資源共同利用。比如說生態資源,土地資源,產業資源等。例如規模巨大、危險性高的化工廠為什么要放在上海?它們應該被疏散。這里面便要提到稅收分成的問題。總而言之很多問題都要通過規劃來補短板的規劃使之解決。
    三、在尊重“生成”的現狀上接“長板”。無論是長三角,還是珠江三角洲、大灣區,我國這些地區的長板是什么?是完整龐大的產業鏈,是舉世無雙的企業集群。這些產業鏈和企業集群是如此完整,如此的規模龐大,舉世無雙。它們不是來自規劃“構成”,而是自下而上,由企業家自主進行的競爭與合作,通過40年“生成”積累逐步積累而成的。這些產業鏈、企業集群決定了生產成本的30-50%。也就是說你特朗普加稅吧,加稅在25%以下,都是可以通過產業群消化掉的。因為產業群上下游都是一環扣一環的,轉移是非常難的。而產業鏈和企業集群又決定了科技創新的成效,新產品研發占到30%-50%的成本,集群化正可以降低其創新風險。比如說臺灣,它的集成電路為什么發展得非常快?一個在美國為期十天的展覽,臺灣的展商可以告訴新用戶,你說我集成電路怎么改,它馬上把要素分成十個環節,每個環節由集中相對優勢的企業進行分頭創新,再集合起來把用戶的要求給滿足了,這樣展覽會還沒結束新集成電路樣品便已經完成了。

 
版權所有:北京國建信源信息咨詢中心   
京ICP備11016107號-1 中文域名: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安徽11选5害死人